巴西足协主席官复原职后,为何立即解除迪尼斯的国家队临时主帅职务?
发布时间:2024-06-22 18:37:22  阅读次数:4

建议阅读时间:12分钟

巴西足协主席埃迪纳尔多·罗德里格斯刚刚复职,随即宣布解除迪尼斯巴西国家队临时主教练职务。这一决定在巴西媒体上引发了不少批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迪尼斯的人气,他刚刚率领弗鲁米嫩塞夺得了队史首座南美解放者杯,球风深受巴西人喜爱。

但巴西队2026年世界杯南美区预选赛2胜1平3负的战绩很没有说服力,或许这个决定从始至终都是正确的,既然迪尼斯呼声这么高,让他试试肯定没错,如果他带队发挥好,安切洛蒂来不了,自然提拔他。6场预选赛已经是大考验,成绩不好,现在巴西队需要找一个固定主帅,先把临时主帅撤掉也是合理的决定。

迪尼斯为什么做不到呢?其实巴西著名足球教练,在2023年率队夺得南美解放者杯之前,他的执教生涯一直饱受好评但却从未获得过什么重大荣誉,如果仅凭风格就拿下巴西队主帅之位,未免太过出格。迪尼斯在2023年暴露了两大问题,第一是技战术准备能力不足以应对强敌。在与斯卡洛尼(阿根廷)和贝尔萨(乌拉圭)的比赛中,巴西队发挥出色,但总是被对手打得落花流水巴西著名足球教练,这与迪尼斯缺乏重大比赛经验有关。还有对阵曼城的世俱杯决赛,弗鲁米嫩塞准备了近2个月,但开局就被打得措手不及,最终0-4惨败。

第二是大场面时缺乏心理把控,巴西球员确实需要教练充当一个优秀的心理激励者和按摩师,迪尼斯在南美解放者杯执教弗鲁米嫩塞时,球队到达球场时他刚下车就已经泪流满面,这可不是一个名帅应有的表现。

距离2026年世界杯只剩两年多时间了,巴西队还在为选择主教练而苦苦挣扎,这岂不是太乱了?

《足球周刊》第882期现已发售

忙着选教练并不是坏事

其实了解巴西足球历史的人都知道,这并不是一件坏事。在巴西足球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位教练带领一支球队完成一个世界杯周期,并夺得世界冠军。巴西人不擅长制定计划。如果你认为用更好的计划就能击败欧洲队并夺得世界冠军,那你其实是在自欺欺人,可能会忽略很多其他重要的因素。

1958年首夺冠军的主教练费奥拉于当年2月被任命为主教练。当时,巴西体育联合会主任阿维兰热决定打破半个世纪的传统,首次聘请了来自圣保罗州联赛的主教练执教巴西队。费奥拉上任后做出的一个重要决定,就是顶住巨大的压力,把受伤的贝利召入球队。费奥拉是巴西足球的“西化派”,他刚刚在圣保罗学习了匈牙利教练古特曼带来的各种新理念,从技术战术到训练方法。细看1958年巴西队的踢法,其实很现代,各种前场逼抢、截球临场组织进攻,左边锋扎加洛则起到攻防平衡者的作用。

当时巴西国家队的主教练并非专职教练,费奥拉后来执教过圣保罗和博卡青年,但始终执教巴西队。这位意大利移民后裔特别贪吃,又因肥胖症,1961年不得不中断执教巴西队接受治疗。另一位来自圣保罗州俱乐部的教练莫雷拉率队参加了1962年世界杯,在贝利受伤缺席大部分比赛的情况下,球队凭借加林查的出色发挥再次夺冠。

1963年,费奥拉恢复了巴西队主教练的职位,率队参加了1964年东京奥运会和1966年世界杯,但成绩惨不忍睹,1966年世界杯后他便辞职了。作为巴西历史上第一位夺冠的主教练,费奥拉留下了第一个完整的“巴西教练形象”:他与球员关系十分融洽,善于营造温馨的家庭氛围,善于激励球员。与此同时,他也开启了国家队主教练被媒体攻击的传统,巴西舆论对他进行了各种批评和刁难,甚至用漫画讽刺他,尤其是他身体状况不佳,需要吃很多药,比赛期间还多次打瞌睡。

扎加洛执教的1970年巴西队被很多后人认为是历史上最强的球队,这支球队云集了贝利、里维利诺、托斯塔奥、格尔森、雅伊尔津霍等球星,而事实上,扎加洛直到1970年2月才成为主教练。

关于 1970 年巴西世界杯,人们仍有很多争论,许多人认为若昂·萨尔达尼亚为球队奠定了基础。萨尔达尼亚是一位综合型的跨国界天才。他在 20 世纪 50 年代执教博塔弗戈队并取得巨大成功,包括加林查、迪迪和尼尔顿·桑托斯,但他拥有法律和新闻学学位,更出名的是作为一名评论员。此外,他还是一名热心的共产党员,自称参加过 25,000 英里长征,受到毛主席的接见。

1966年之后,巴西人一直在骂国家队。1969年阿维兰热任命萨尔达尼亚为主教练时,曾表示现在自己聘请了一位记者当教练,希望同事们对国家队多一点宽容。结果萨尔达尼亚根本不需要媒体的关注,他打造的巴西队,贝利、托斯塔奥、格尔森、雅伊尔津霍等球星光芒四射,国家队重新赢回了球迷的心。

然而,1970年初,流传已久的萨尔达尼亚被解职传闻成了事实。即使在各方都死后,他被解职之谜仍未解开。有说,他的共产党员身份惹恼了美国支持的军事独裁者;有说,萨尔达尼亚因拒绝独裁总统梅迪奇召回达里奥·马拉维利亚的建议而惹怒当局;还有说,情报部门在巴西夺冠后得知苏联将暗杀马拉维利亚,并将责任推给军政权。

阿维兰热随后联系了前国脚萨尼,希望他担任主教练。萨尼是萨尔达尼亚的好友,他拒绝了邀请,于是阿维兰热找到了扎加洛。扎加洛沿用了萨尔达尼亚的体系,但做了一些调整。这是后来争论的焦点。扎加洛的调整在多大程度上塑造了1970年的巴西队?

释放创造力和自由

支持扎加洛的人认为,他的调整至关重要。首先,扎加洛将里维利诺加入首发,构建起让他与其他球星一起踢球的体系;其次,扎加洛放弃了萨尔达尼亚在对方半场压制对手的打法。巴西队更多回撤到本方半场巴西著名足球教练,不怕把球传给对方,然后用速度和技术寻找反击机会。1970年世界杯,巴西队的19个进球中有9个来自反击。

很多参加过1970年世界杯的人回忆说,扎加洛其实很少有时间谈论战术、练习战术。为了在1970年夺冠,巴西队在大赛前花更多的时间训练体能。扎加洛不是一位威风凛凛的教练,他也是球员的朋友,他非常尊重球星,不会限制任何人的创造力和自由。他的做法是通过界定场上空间的分工和联防来保持球队的平衡。比如他设计了一套非常类似意大利左后卫助攻的经典不对称体系,确保右后卫卡洛斯·阿尔贝托在1970年决赛中能够频繁插上并完成载入史册的伟大进球。此外,他让拥有超强1对1防守能力的中场球员皮亚萨出任中卫,让更年轻、更有活力的克洛多瓦尔多出任防守型中场,让球队的架构更加轻盈灵活。

萨尔达尼亚一直批评巴西足球战术盲目欧化,但与扎加洛相比,萨尔达尼亚其实更加欧化和教条。萨尔达尼亚也师从匈牙利人,曾担任上世纪30年代末执教博塔弗戈的库什纳的翻译,接受了最早的技战术教育。萨尔达尼亚对位置职责的要求更加固定,球队更喜欢外压,这也与贝利产生了矛盾。有评论家认为,如果他带队参加1970年世界杯,巴西队可能也会遭遇欧洲球队反击战术的伏击。但这些都只是假设,萨尔达尼亚从未得到过机会。许多见证了1969年巴西队巨变的人,至今仍将他视为1970年巴西队最重要的奠基人。

扎加洛并不是理论大师,但他在1970年给巴西足球留下了一些原则,无论是1994年带队夺冠的佩雷拉,还是2002年带队夺冠的斯科拉里,都深受他的影响。

第一个原则是,巴西队在欧洲对手面前必须有自己的秘密,无论是战术还是人员。比如1970年巴西队的后撤半场打法就让很多对手感到不舒服。1994年佩雷拉带来了罗纳尔多,2002年斯科拉里带来了卡卡。虽然两人都没有起到作用,但或多或​​少就像是引进了对手不熟悉的秘密武器,这也某种程度上是在模仿1958年的贝利。

第二个原则是巴西队需要依靠球员个人的天赋才能夺冠,这是巴西足球和欧洲足球最大的不同,欧洲足球不靠个人天赋就能夺冠,但巴西肯定需要。巴西队的技战术组织是保证球队稳定,不丢球,给球星在中前场足够的自由发挥空间,依靠个人能力和创造力去打破欧洲球队构建的完美技战术体系。所以整体踢得是否漂亮精彩,是否退却,这些都不是关键问题。

第三是氛围。即便是罗马里奥这样问题多多的球星,也把扎加洛视为挚友。扎加洛符合罗马里奥定义的最佳教练的范畴:“好教练的标准,就是不插手。”不是说扎加洛没有战术纪律的要求,而是在处理进攻问题时,扎加洛更注重解放巴西球员的灵性和即兴发挥,而不是欧洲教练的套路设计。

巴西需要谁?

和1970年的扎加洛一样,佩雷拉和斯科拉里都没有率队完成世界杯周期。佩雷拉于1991年9月出任巴西队主教练,接替执教巴西队一年多未能如愿的昔日球星法尔考。斯科拉里于2001年中出任巴西队主教练。由于巴西球星受伤、俱乐部合同纠纷等原因,直到2002年世界杯,斯科拉里才能够真正调教出后来取得巨大成功的3R组合。换言之,巴西队上一次夺冠,也有过仓促组队的经历。

蒂特曾率巴西队征战2022年世界杯,并在四分之一决赛中被克罗地亚队淘汰,他是21世纪第二位完成世界杯周期的巴西主帅。上一位是2002年至2006年的佩雷拉,他也止步于四分之一决赛。另外两次由同一名主帅带领巴西队完成世界杯周期是在扎加洛的带领下,分别是1970年至1974年和1994年至1998年。1974年,扎加洛率领的巴西队在半决赛中不敌荷兰队,在三四名决赛中不敌波兰队;1998年,则是巴西队在决赛中以0-3败给法国队,这一幕十分著名。两次失利后,扎加洛在巨大的批评声中辞职。

扎加洛两次失败都试图复制1970年代,但为何他的两个完整执教周期都不如1970年代那个临时的?萨尔达尼亚的支持者们肯定会以此为证据,证明谁才是1970年代真正的幕后英雄。但如果站在扎加洛本人的角度探讨,同样成立。1974年和1998年,巴西队都是以卫冕冠军身份参赛。树大招风,技战术层面已经被对手研究透彻,真的没什么秘密可言。1998年,罗纳尔多在决赛前突发意外,病情加重。

那么,五位世界冠军中,没有一次教练带领球队走过一个完整的周期,两次教练都是在比赛开始前一年左右才接手球队,还有两次教练是在短短几个月内接手球队。这说明了什么呢?

由此可见巴西足球还是很强的,世界上还没有第二个国家拿过五次冠军,就连意大利、西班牙、德国、法国等21世纪夺冠的欧洲国家,也没有巴西这样从小组赛杀入八强的稳定性和轻松性。

巴西足球需要的不是一个提前四年就知道决赛怎么打的计划,而是一个从八强开始面对欧洲劲旅时,能在战术细节上压制对手,同时又能激发巴西球员最佳潜能、发挥出个人特点的主教练。蒂特在2018年和2022年世界杯上都进行了大幅度的技战术调整,准备工作也非常充分,但在巴西闯入八强后,他却及时成为了一名糟糕的教练。

从这个角度看,巴西足协青睐安切洛蒂也是情理之中。安切洛蒂甚至独树一帜:他亲自培养了卡卡、维尼修斯、罗德里戈等人,还培养出了迪达、卡福、罗克·儒尼奥尔、里瓦尔多、罗纳尔多、小罗等巴西五星球员。他非常善于激发巴西球员的特质,是欧冠淘汰赛阶段的专家。

现在缺少安切洛蒂,未必就是悲剧。2026年还早,我们为何不能相信巴西队暂时还有机会?我们为何不能相信安切洛蒂临时执教的效果未必比连续两年带队的效果差?巴西足球或许天生就不具备规划性,规划性的缺失让欧洲对手更难研究和衡量。巴西足球近些年,无论是豪尔赫·热苏斯、库卡、阿贝尔·费雷拉,还是多里瓦尔·儒尼奥尔,都有上任几个月后大获成功的案例。修补好的巴西足球自有其神秘的力量。

标签:巴西著名足球教练